肜箫夜

幼儿园画风
幼儿园文笔
三日鹤大爱大概不会弃坑。
umm杂食动物。
爷攻只吃三日鹤。
爷受。。也吃。沉迷大包三日。
不嫌弃的话可以戳我扩列。真的。
杂食应该很少吧。。

【三日鹤】Engraved

军队paro
三日月是鹤丸上司的设定
全是玻璃渣
ooc严重

鹤丸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成为军人。因为他的父亲——五条国永自己是一个军人,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是。

于是在他10岁以后就被送进了军校,一下子就待到了他22岁,这时候由于他战功赫赫,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上校。

他被调到了父亲的好友三条宗近家的军队中。鹤丸听说自己的上司是五条家的儿子,一个个都和精英一样。大儿子三日月宗近比自己大三岁,却已经是上校。

在鹤丸发呆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个人,他抬起头刚想道歉,却被眼前的人的美貌吓到了。面前的人有着深蓝的头发,故意的把脸的一侧的头发留的很长。同样为深蓝的眼睛里有一弯金色的新月,那人脸上总是挂着一种微笑,不过这种微笑并没有任何温度。

“你就是鹤丸国永吧,五条家的孩子。”他冷冷的说。

“是的,您是三日月宗近么,我的上司?”鹤丸玩了玩自己的银发。

“作为军人要严肃,鹤丸少将。”三日月严肃的说。三日月把鹤丸带到鹤丸的屋子后说:“好了,你住这里,今天先熟悉环境,明天开始训练。”

 

 

 

这之后,鹤丸每次都会去吓三条家的各位,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鹤丸也发现了三日月的另外一面,就是和老年人一样爱喝茶,自己不会整理衣服等等等等。

当鹤丸发现自己喜欢三日月时,一切都晚了。因为兄弟小狐丸战死,三日月已经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了,严肃,冷漠,把鹤丸当战斗的机器,让他必须服从自己的命令。

鹤丸不明白,为什么三日月会变成这样。一天,在吃完晚饭以后,他把三日月拉到后院,问他:“三日月宗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机器?为什么什么都要按照你说的做?!”三日月痛苦的笑了笑,“我不想失去鹤,你难道不知道小狐丸是怎么战死的么?在战场上没听我的指挥我行我素!你难道不懂么?不知道要听上司的话么。”

“是,我听你的话,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我喜欢你啊”鹤丸激动的说。

“鹤丸国永,我以上校的身份命令你,给我回屋子睡觉。”三日月揉揉发疼的头。

“不,你现在给我讲清楚!!!”鹤丸拉着三日月的衣服不放手。“你,我不喜欢你,我很讨厌你。”三日月咬咬牙,这么说道。本以为他会这么回去的,没想到鹤丸抽出自己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头,说:“这样吗….我知道了”微笑着吐出最后一个字,他扣动了扳机,三日月慌忙抱住了身前那抹白色,此时那耀眼的白色已经染上了鲜红。“鹤….鹤…..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三日月抱着怀里已经变冷的尸体,泣不成声。

 

 

 

此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叫做三日月宗近的少校。

 

 

 

———————————————————ーー—然而又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文风啊,完全不懂军队的事情真是抱歉,本来脑洞是让三日月下了最后一个命令是和鹤丸说:“你去死”,但是发现无论如何都写不出来啊,爷爷不可能这么对待姥爷,其实爷爷一开始就喜欢姥爷了,可是嘛,因为是军人,因为三条家是不允许的。而且小狐丸也是因为没听命令死掉的啦爷爷怕鹤也这么死掉。

之后大家再也没有见到过三日月是因为在那天晚上三日月就拿着太刀自杀了,只是三条把这件事隐瞒了

别寄刀片。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