肜箫夜

杂食,
爷攻吃三日鹤。
爷受看情况。
欢迎扩列。
咸鱼coser,
文风画风随意。

【三日鹤】神之眷

第七章

我又回来了,差一点死亡。

神灵爷×妖怪鹤

小狐丸起床的时候,发现身边多了一盘油豆腐。那盘油豆腐还散发着热气,应该是刚放在这里不久。小狐丸很好奇到底是谁送来的,不过为了美食,他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穿好衣服吃起油豆腐来。

当他吃了一口以后,脸红了白白了绿才变回正常颜色。“到底是谁往这里面放那么多芥末啊啊啊啊啊!”小狐丸辣的眼泪都出来了。“吓到了吗?这是特制的芥末油豆腐哦。”鹤丸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怎么可能没被吓到啊为什么要拿别人最喜欢吃的东西用来恶作剧啊啊啊,当然,以上是小狐丸的心里话。

“你走开啦!!不要糟蹋食物!也不要捉弄小狐!!!”小狐丸明显炸了毛。小狐丸起身作势要去打鹤丸,鹤丸见了迅速跑到走来的三日月身后,并向小狐丸扮了一个鬼脸。

“哦呀,兄长是在欺负鹤吗?”三日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小狐丸看着三日月,他还不知道自家兄弟生气了是什么样子吗,自家兄弟身后都冒黑气了啊喂。还有明明是这只鹤鸟先捉弄小狐的!这时候小狐丸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护犊子。“三日月你这是护犊子啊。”小狐丸小声说。“兄长大人你说什么?人老了耳朵不太好呢。”三日月用狩衣的袖子掩住嘴,微笑的看着小狐丸。“我什么都没说。”小狐丸撇了撇嘴。“那可真是甚好甚好,哈哈哈”躲在三日月身后的鹤丸突然抱住三日月的腰,大喊了一声:“吓到了吗?”“吓到了呢。”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吗。。。鹤丸想。“鹤去山(后花园)里玩一会儿吧,我找小狐有一点事呢。”“好吧那我去找光忠他们。”说完,鹤丸就一溜烟的跑了。

———————————————————————————————

“啊,仙鹤大人。”光忠看到跑过来的鹤丸,拉着大俱利毕恭毕敬的对鹤丸行了一个大礼。“别….别这样,我…我才不是什么大人呢,叫我鹤丸就行了。”鹤丸脸红了,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可以叫你小光吗?可以叫他小俱利吗?”“随便你,并没有打算和你搞好关系。”棕色皮肤的男孩这么说着,不过鹤丸还是在他的脸上看见了红晕。“鹤….酱?”一个声音从大俱利身后传来。“谁叫我???”鹤丸凑过去,只见大俱利身后走出一个小孩子,身后长着一对青色的小翅膀,头发是蓝色的,眼睛和鹤丸他们一样是金色的,头上还有几根羽毛做装饰。

“我是太鼓钟贞宗,本体是青鸟!我可以叫你鹤酱吗?”名为太鼓钟贞宗的妖怪这么说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当然可以。”鹤丸惊讶于面前这个小孩子的不怕生。

 

 

 

 

 

三日月宗近:年龄不知道有几千岁。大概2000+,祭祀月亮的神社中的神灵。

鹤丸国永:被三日月所救的鹤化身成的妖,1000+喜欢恶作剧。

小狐丸:隔壁稻荷神社的狐神。三日月的兄长。

石切丸:未出场。三日月神社的神官。

烛台切光忠:身为猫妖,父母因为村民迷信猫妖会带来厄运被杀,与大俱利伽罗逃到厚樫山。

大俱利伽罗:猫妖,不爱理人,其实心肠很软。和烛台切是兄弟关系。

 太鼓钟贞宗:青鸟化身的妖精,年龄小,非常活泼。认鹤丸,大俱利,烛台切当哥哥。                                    

评论(3)

热度(26)